仍然金枪闪亮亮小霸王

这有一个肮脏下作不知礼义廉耻的二流灵魂,好好想想你在做什么

如果我有男朋友的话 我都要怀疑自己失恋了
然而我没男朋友 也没谈恋爱ORZ

最近特别想写那种
正常的起床 早安吻 洗漱 吃早餐 看电影 买菜 做饭 吃中饭 收拾行李 送你出门 甚至连目的地都没送到
【再见】
【再见】
没什么波澜
没什么撕心裂肺
就像是在说早安
在茫茫人海里遇到的这么好的你
还是要再还给茫茫人海

为啥最近写的东西都是避无可避的be
滚滚而来无法抵挡的消极绝望ORZ

最近可能是因为要考试了

写啥都是be

各种拍脸让自己清醒

把龙蟒五分钟飙手速的系列连在一起看吼

只开了评论和被艾特

大家真的不用点赞啥啥啥的

—— 【五分钟飚手速系列】

再倔强的伯爵也要被逼着回到德国娶一位素未谋面或是只见过几面的表亲为妻为家族生下继承人,他就算再怎么不情愿再怎么反抗也无力与身为选帝侯的父亲抗争。

他还想再和那个漂亮的东方小|婊|子见一面,最好能把他带回德国,毕竟德国不会有这么火辣热烈的男|妓,以后的中国也不会。

但是西楼里的每个人都对东方小|婊|子的下落讳莫如深,仿佛两年前的Mr.Best只是他一个人精彩绚烂的梦。

他只能悻悻地离开,毫无目的地在西楼后院的那条破烂不堪的街上行走。

东方小|婊|子总管这里叫自己最后的归宿,他也总是回答,“如果你跟我回德国的话,你的归宿就不会在这里。”而对方总是以笑容回绝他,仿佛早就看到结局。

他还是找...

—— 【龙蟒】【五分钟飚手速系列】

许昕被挤得往马龙身上一压,还没回头叫人别挤,就又被涨潮的海浪一样的人群又往里一推,连头都动不了了。

马龙安然若素地被挤成沙丁鱼,还能扶住因为地铁发动的惯性差点倒到别人身上的许昕,让他在有限的空间里坐到自己的大行李箱上。

“挤死了。”许昕仰着脸抱怨,“下次我开车送你。”

马龙侧耳,嘈杂的车厢把许昕的声音吞了个干净,“什么?”

许昕叹了一口气,把耳机分了一只给马龙,扯着嗓子喊也不会引人注意,“没什么!听歌!”

马龙从善如流,接过半只耳朵的杨宗纬,和许昕在同一个节奏摇头晃脑。

七号线上的人一直很多,很多到只有越来越多,直到到静安寺那一站人潮才会一股脑儿地退去。

然而马龙和许昕也是静安寺...

—— 【龙蟒】诃利诃罗之父

“不要因分离而哭泣,”黑暗之神轻声说,“世间万物莫不处心积虑地想要我们分离。”
“可是我们生来一体。”
“那我们之间便不存在真正的分离。”
#写神话真尼玛爽

—— 【龙哥水仙】奥西里斯的日常活动

神的一生漫长而无趣,不是所有神祇都像许昕一样有无限的精力不厌其烦地寻找新的乐子。
至少马龙不是,在不需要为自己愚蠢可爱的弟弟解决麻烦时他会在自己的神庙里自由自在地像一个凡人一样生活。
虽然独自一个神还是太过寂寞,他仍然没有对着自己化形的动物演独角戏的习惯。
但是他也会选择分裂一个自己出来,不是像许昕那样将自己复制出来,而是割开手指再创造一个空白的自己。
他笑眯眯似乎人畜无害地看着新生的自己。
“我叫马龙。”
“……你叫马龙。”
“你爱我。”
“……我爱你。”
“你也是马龙。”
“……我,也是。”
“我是谁?”
“马龙。”
“你呢?”
“……马,龙?”
“没错,乖孩子。”象征着黑暗的神祇怜爱地看着年幼的自己,“你爱我吗?”
神...

返回顶部
©仍然金枪闪亮亮小霸王 | Powered by LOFTER